春夏之间窥人间
作者:张兆珍编辑:林晓枫
发布日期 2021-05-08 23:39:26

四月三十日,武汉迎来了今年第一个30℃,绿意盎然的树林拥抱着热烈的阳光,我开始恍惚这是春天还是夏日。日历说五月五日立夏,我想抓住春天最后的尾巴,潜伏在人海里观察人间。

我步履不停,恍惚间,一些声音溜进我的双耳,让我放慢了脚步加快了思考的速度。卖水果捞的老板娘笑意盈盈,说自己忙得没空画眉;韵达快递寄件处门可罗雀,阿姨向寥寥无几的客户大倒苦水;理发店的造型总监即使拥有绝对的技术自信也时刻不忘发朋友圈刷好评宣传营销;老奶奶在地铁站出口摆着青菜小摊。雨滴淅淅沥沥,落入竹筐中剔净泥土;学生们托腮学习,微风忽起,夕阳的余晖恰好吻上板书。忙碌之余,点滴欣喜藏与其中。人们临近梦乡时总会回忆一天的小小建树,第二次日出后再次全力以赴。

梧桐絮飘落之后成了一个个暗黄色的碟,倒扣在地面上。夏天躲在风的身后伺机而动,窸窸窣窣造就热浪。在这滚滚热浪中,我听着夏日入侵企画的《想去海边》,打量着武汉的地铁线路图,“竹叶海”一个地名映入眼帘,产生了心理降温的奇效。事不宜迟,我决定去与幻想中的乌托邦打个照面。

幻想密布于前去的路途。竹叶海?竹叶与海浪共同摇曳,清爽的空气被弹奏出淡雅的波澜,没有城市里五光十色的绚烂画面,没有摩肩接踵的打卡盛典,它应是江城里的清冷系美人。我想查一查竹叶海的历史典故,却被查询结果中“正在消失的竹叶海”浇灭热情。广袤的水面渐渐缩小,不足以称为海,不足以当作湖,开往竹叶海不用桨,也用不了桨。正当我欲叹息,发现前人已经用行动代替空悲切,建设了竹叶海湿地公园。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可能会有没考虑在内的盲区令人惋惜,但一定不会肆无忌惮直奔悲剧。

与之相对,电影是勇于创造悲剧的。《扫黑·决战》中不称职的官员置人民利益于不顾,放任黑恶势力野蛮生长,锒铛入狱时双手已经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面对调查组的铁证,他扬言“你敢保证抓了我,下一个就一定是好官吗?”,令人骇然。黑色在苦难群体的心上积暗成翳,纵然以死相逼,也无力翻天。在《悬崖之上》中,执行秘密行动的队员在子夜乞盼天明,随身携带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时刻准备牺牲的毒药。电影来于人间,悲剧在艺术的加工下进行得果断精准,残忍决绝。在曲折的人间之外,艺术掀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我的眼睛相遇了太多,我的大脑记住了少许;我的视线游移了万遍,我的感受充沛了几分。我搬进鸟的眼睛,询问风关于人间的消息。风吹过大地,人间翻起或喜或悲的浪花,告诉风自己的故事。春夏之间,除了风景别致,百般滋味仍然翻涌在人潮之中。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